艾綾

灣家JK渣文手,低頻更文。
坑:APH, 排球,HP、FB,月pro,
另外喜歡語言學習、藝術鑑賞之類的
最近在看魔禁

海原光貴御坂美琴俊男美女談戀愛……並沒有

《ベールを掲げて、その先に》
*魔禁3季劇透注意
  結標之前曾經說過,這一帶沒什麼眼線,不管是來自學園都市,抑或來自別的暗部。
  
  在一間廢棄的小教堂,兩人站在神壇前。
  「該給我知道你的真面目了吧?」
  「是的。」
  如發誓要保護公主的騎士般單膝跪下,捧起她的細手,在這無人地帶,自花窗射入的光芒是唯一的見證人。
  雖然魔術師的身份必須隱藏,但在自己戀慕已久的人面前,更何況是某天可能要聯手的伙伴,未免讓她覺得自己不受信賴。
  將黑曜石槍的魔法解除,爽朗日本男學生的外殼逐漸崩落。
  我的名字是——
  艾扎力。
  南美人的深色調肌膚,與和亞洲人迥然不同的髮型,便足以證明他不是這個國家的人,外地的魔術師,只是為了將一個異鄉的國中女生守在黑暗的外緣,而不惜捨棄自己的面容與名字,與……屬於「自己」的一切。
  他不是為了自己的誠信原則那些麻煩的東西而言清身份,而是為了面對美琴,揭開那蓋著真正自我的,那層令人又愛又恨的面紗。
  愛,是愛在能夠以海原光貴的地位無限接近她,而諷刺的是,恨,也是恨在這。他恨在這副面具的外殼,不是上條當麻。
  當然喬裝成上條當麻會有更多的麻煩,但如果能夠比喬裝成海原光貴時更接近她一點……。
  哎呀,有點太貪心了呢。嘴角勾起一分苦澀,此時他抬起頭,迎面直視淡棕色的瞳。
  
  
  為了她,我能夠讓自己陷入一切的黑暗。這份不搖的覺悟已鐫刻在心。
  
  御坂美琴想起了八月三十一日,在鋼質鷹架下,海原與上條的約定。
  那一天,她大概得知了「海原光貴」不是學園都市的人,但她仍不知道為何,他採取了那種手段混入自己的世界,還說要保護她。
  上條也說過,那傢伙是真心的。
  但少女的心之所向,從一開始便不是他,而她也不知如何開口。
  真是的,又是一個濫好人。
  為什麼要這樣傷害自己的感情,還是,這就是所謂戀愛使人盲目?
  唉,明明自己也是盲目的那一個。

Silhouette

以Maroon5的Maps為靈感,舞台設定在法國。




大概是草稿階段,我也不知道會不會填。怕自己虎尾續貂,或能力補足,又或是沒有心力填坑。




我好累,求評價,這是在報告成發作業及自我檢討四面夾殺之中寫下去的動力。




另外補充,咖啡館場景參考Joyce Jonathan 的 Ça Ira




私設如山,個性跟身份還是跟本家差不多。現在還不打算公開設定,只能說是個AU,就先當獨立的文來看吧。




Silhouette是背影的意思,法文。英文也有收錄這個單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他們的邂逅採景於一間法國街頭隨處可見的咖啡館。
剛踏進店裡的紫髮男子背上背著長型樂器匣左右張望,最後在金髮男子的對面拉了一張椅子落座,朝著他投射出於熱情的熱情注視(這讓他感到些許不適),活像一隻......家犬。
「你哪裡人?」服務生點完餐後迅速離開,黑色硬殼的樂器匣也被他隨意擱在地上,一個稀鬆平常的問題也如那個不受主人恩寵的匣子般被淡然拋出。這般大膽的作為使金髮男子朝他的方向瞥了一眼,在這個國家,被偷東西是家常便飯的事,更何況是樂器,這份膽量使他確定眼前的人是第一次來訪的天真旅客。
「日本。」一身極簡風服飾的金髮男子了無興致地以乏味的語氣回答,拿起面前那只印著店章的馬克杯啜飲一口,繼續專注於手上那本藝術設計樸實的新月集,他猜也猜得出他身上的衣服價值不菲。
「啊,我也是呢。我叫藤村衛,請多指教。」感動著找到同鄉的衛這樣說著,並感到一絲違和,行為舉止流露出高貴氣息的他拿的不該是這種平民貨色,高檔的金邊白瓷茶杯似乎才是他該拿的,他閉上眼睛想像,試著讓腦中浮現那畫面,就像他作曲時一貫的儀式一般。
「衛藤昂輝,請多指教。」昂自文字間抬起頭,輕微頷首表示禮貌性的致意,頃刻間,衛終於看清他的臉—那是一副他活了二十年從沒看過的中性面容。端正的五官與潔淨的皮膚,再加上剛才周到的禮節,一切的一切都讓衛對昂的來歷感到困惑,直覺告訴他一定有什麼秘密沈澱在那深不可測的,蒙著一層憂鬱的海藍色眼眸(二十年來唯一正確的一次)。
乾了最後一滴苦澀的卡布奇諾,昂在桌上放下幾個硬幣後快速離開,衛目送著被盆栽內種植綠色植物剪裁過的纖細背影推開玻璃門,他突然站起身,而後在眾人不耐的注視中難堪地坐下——
隻身面對著街頭上車馬喧囂,隔著一層玻璃門的那襲身影,看起來是多麼形單影隻,多麼遙不可及。
衛在付帳的時候意外地發現,兩人點的同是店裡價位最低的品項,衛思索了一陣子,決定在下一次遇到昂時一探究竟。


今天也是沒有靈感的日子,衛在停滿鴿子的噴水池前,從沈重的樂器匣—它本該是樂器匣的—抽出幾張破爛的五線譜與鉛筆,像個小朋友一樣叼著鉛筆沒削過的那端,時而振筆疾書,在紙上馳騁著幻想,時而望向天空或眼前的鴿子,打發過日落前的時間。
一襲涼風吹過,他急忙壓住紙張,但他的笨手笨腳導致他前傾時踩到上一秒為了壓紙而不慎鬆手的鉛筆,摔了個倒栽蔥,受到驚嚇的鳥們倏地飛散,不過幸好樂器匣安然無事。
「果然我該待在店裡的。」他垂頭喪氣地咕噥道,心中懷念著店裡免費放送,噢不,是幾歐元(最低消費)的高品質暖氣,充足的照明,雜著咖啡香的輕柔爵士,及拋光上漆過的平坦木質桌面。
然而揮之不去的那襲身影再度驅使他開始思考起那名金髮少年到底是什麼來歷。
衛對昂一無所知,除了他身上衣服的價錢及表現出的禮節,兩者都絕非一般家庭能提供的教養與物資—這使衛想到自己的家,他嘆了一口氣—,那蒙著他的眸,甚至是全身的灰暗又是什麼?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畢竟是初見之人,總不能妄下定論。
衛將紙張及文具收回早已淪為雜物箱的樂器匣,費力拉攏拉鍊,背起它走向市內最低價(這代表著簡陋)的青年旅社。

甜到哭出來嗚嗚嗚

Отец: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这是一篇迟到的白诞贺文

 ……我自己看一遍也觉得这是立波……妈呀……这还想当白妹子的生贺…………

w·主立白 ,立波 斯拉夫兄妹成分也有  注意避雷

有点挂着立白卖立波。。。
  

·一个比较狗血的四角恋的故事

 

·其中有很多莫名其妙的梗(因为个人不太清楚到底那些梗别人并不清楚 所以不想主动解释 )

不过,很欢迎不懂的地方问一下

 

 

~~~~

 

 

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你家的厨房里仍然热闹的出奇。

 

你在清点你的原料……和你的意外——

 

“榛子,抹茶粉……波/兰!你能不能别吃我的巧克力了!那是要用的!!”

你系着波/兰的粉色的围裙拿着锅铲的面对你的“diy巧克力之旅”显得有点力不从心——波/兰已经把“从超市里买的没有灵魂的只能做原料用的”巧克力吃了大半了;拉/脱/维/亚不知道怎么就翻出来你还在修改过程中的明天绝对会感动白/罗/斯小姐的信(qing shu),他夸张且声情并茂地大声朗诵起来;旁边捶桌子的那只傻瓜眼镜都要笑掉了;客厅里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个不停……

 

“拜托你们不要笑了!!爱/沙/尼/亚,拜托能不能去帮我接一下电话;拉/脱/维/亚,帮忙制止一下波/兰!!!”

 

你觉得你需要一杯热水,温暖一下你隐隐作痛的胃。

 

·

 

锅里的巧克力已经完全融化了,厨房里满是浓浓的巧克力所特有的苦香,你在围裙上擦了擦手上的汗。

 

“立/陶/宛!”去接电话的爱/沙/尼/亚溜了回来,脸上的表情有点奇怪,“是俄/罗/斯先生的电话。”

 

你险些扔掉你手里的铲子——你当然记得去年娜塔莎小姐生日时那家伙打电话过来提出的过分要求——“你们三个叫上波/兰一起给我妹妹跳段小天鹅吧!衣服都给你们准备好了哟!”

 

“今年俄/罗/斯先生希望我们在他妹妹生日宴上跳什么?”你做了一个深呼吸,你觉得你应该做好最坏的打算——“钢管还是脱衣?”

 

“噗——”故作严肃的爱/沙被你的悲观逗笑了,头脑一向好使的他大概开始了画面脑补,“为什么非要跳舞?!

这次俄/罗/斯先生给的可是好消息——明天娜塔莎小姐的生日宴他没办法出席了!”

 

“?!”你挑起眉毛,“可他今天还参加了乌/克/兰小姐的生日宴——虽然人家没邀请他!”

 

“这是没办法的事,朋友,”那家伙心情不错地眨了眨眼,“今天下午我们走后,俄/罗/斯先生跟乌/克/兰小姐就克/*/*亚的问题又吵了一架,气到发昏的俄/罗/斯先生用自己的头撞碎了两瓶八二年的拉菲!现在他还在医院躺着呢。”

 

“哦,那可真可怕,”你的嘴角忍不住地抽了抽,你得承认你和在座的每一位一样,有点幸灾乐祸,“他总是那么……,好歹今天还是乌/克/兰小姐的生日……”

 

“不过,”你叹了口气,“娜塔莎大概不会觉得这是个好消息,她最重要的日子里最重要的人不会来……”

 

“这是你雪中送炭的好时候,”吃巧克力吃够了的波/兰心满意足地趴在桌子上给你宽慰,说真的你觉得他此时此刻认真的不正常,“你可以在她站在窗台眼巴巴等俄/罗/斯先生的时候环住她肩膀,然后让她脑袋靠上你的胸膛,像这样――”

 

突然被波/兰伸手抱住的拉/脱/维/亚被吓到尖叫。

 

“你可以跟她说,”他的绿眼睛又冒出那种坏坏的俏皮的光,“‘嘿,宝贝,你今天可真美,我是俄/罗/斯先生派来的天使哦,今晚,我,可,以,代,替,他,陪,你,吗?’”

 

对自己的点子和一字一顿的表演十分满意的坏家伙还在拉/脱/维/亚小巧的耳垂上咬了一口――拉/脱/维/亚红着脸跑开――“波/兰!我还未成年!”

 

“……我可学不来……”你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一阵恶寒,“我会被从窗户里扔出去……”

 

“我是,天使,还是,俄/罗/斯先生派来的……”笑到呼吸困难的爱/沙/尼/亚掰着你的肩膀让自己保持站立。

“你真的可以试试,说不定你穿着芭蕾舞服效果会更好,伙计!”

 

“想都别想!”你拍开那只搭在你肩上的手,你脸红了,没错,“环住她肩膀”“叫她‘宝贝’”“咬咬她的小耳垂”这个鬼点子里的这几部分让你心动了――你当然记得,你连娜塔莎小姐的手都没牵过。

 

“求求你们回去睡觉吧,”你烦躁不已地拿铲子死命地敲了敲锅,“明天还要早起的!”

 

闹腾了一晚的那三个的确也是累了,哈欠都打了半天了,终于肯放过你了。

 

“立陶宛也要早点去睡觉哦!”坏波/兰临走还顺走一块白色的心型巧克力,他看着你通红的脸狡黠地笑,你忍着胃疼提醒他记得刷牙。

 

“好了,终于安静了!”你也打了个哈欠,你的确实劳累了一整天。

 

你强撑着眼皮往那个大大的向日葵模具里倾倒巧克力酱。

 

“马上就好了!现在只需要等它冷却,趁着这个功夫我要修改一下那封信……”你自言自语。

 

你脱掉你的围裙,从椅子上捡起被拉/脱/维/亚捏的皱皱巴巴的信纸,展平。

 

“亲爱的娜塔莎小姐……”

 

你只念了半句。

 

睡魔拍了拍你的头。

 

“我只睡5分钟,5分钟。”你说。

·

·

穿着粉红睡裙的波/兰摇醒你的时候你正梦见你环着娜塔莎小姐的肩――“你今晚可真美,”你对她说——“宝贝!”

 

梦里,她闭上了眼。你刚要情不自禁地展开一个男人该做的下个步骤——

 

但是——

 

“起床了——!”坏波/兰开始拽你的头发,他趴在你耳边超大声地喊,“已经12点了!!你错过了娜塔莎的生日宴!!”

 

惊吓过度的你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波/兰——!”你擦了一把口水,惊慌失措地去看表,“现在只有五点!!!”

 

波/兰眨巴着眼睛歪着脑袋瞧你——“你这懒蛋!你给你小情人的礼物还没准备好!你还有心思睡觉!”

 

你睡意瞬间全无——“惨了!!我还没改完我的信!!巧克力还没打包!!”

 

“现在才五点!你还有的是时间,不过——”坏波/兰一脸嫌弃地用两个指头拎起你的信——哦,上面满是你的口水渍!——“我觉得你该解决一下你的**问题!”

 

他用一种更嫌弃的眼神看向你的两月退间——那个奇怪的鼓胀处!!

 

“oh!****!”你觉得丢脸至极!你逃向浴室。

 

偏凉的水流滑过你红得一塌糊涂的脸——你适时地又想起你刚才的梦,梦里闭上眼睛的娜塔莎小姐,她闪着光彩的唇,她翘起来的睫毛,她瓷白又透着红晕的脸颊……

 

你把水温调得更凉了些。

 

·

 

你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客厅的小茶几上摆着空了的巧克力模具和打包好还系着粉色蝴蝶结的礼物盒——盒子下面压着一张明显是供你誊抄信的新信纸,上面还印着可爱的小向日葵花!

 

你为这份好心和善解人意感动到要哭。

 

在你身后站了一会儿,仍是睡眼惺忪的爱/沙/尼/亚打着哈欠给头发还在滴水的你递来毛巾。

 

你给了他一个超大的拥抱——“太谢谢你了!爱/沙!你总是这么贴心地为我做好一切!”

 

“你怎么这么客气!”惊恐万分的爱/沙/尼/亚连连后退,“给你递个毛巾你不会就移情别恋爱上我了吧!”

 

·

 

你们出发赴宴的时候你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少了一个人——坏波/兰。

“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家伙去哪里了?!”你急到跳脚。

 

“他手机没带!”拉/脱/维/亚在沙发上找见他贴着粉红贴纸挂着粉红挂饰的手机。

 

“他可能先行一步去娜塔莎小姐那里了。”善良的爱/沙/尼/亚示意你们不必担心,毕竟波/兰莫名撇下所有人先行一步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发生。

 

·

·

·

你们去到娜塔莎小姐家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到了——拽着心不在焉吃着汉堡的美/利/坚先生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自家兄弟昨天有多过分的乌/克/兰小姐;拼了命拖着拿着刀毫无形象喊着“别说我哥坏话你这死八婆”的娜塔莎小姐看起来胃还很疼的路德维希先生……

 

没有波/兰。

 

·

 

一直板着脸的寿星娜塔莎小姐撅着嘴坐在桌边说什么也不肯拆礼物也不肯切蛋糕,只是小口小口地喝她哥昨天拿头撞碎的拉菲。

 

时间尴尬至极地缓慢流逝。

 

当格外会活跃气氛会讲笑话的,例如法/国和意/大/利先生使劲了力气也没能逗乐那位大脾气小姐以后,终于有几位珍惜时间且讨厌尴尬的,例如英/国和日/本先生以还要开会为由跑了。格外顾及礼数的,例如奥地利先生好心地提醒自顾自地小酌了快一天的女主人应该送一送被她冷落的客人,结果惹到醉酒了的娜塔莎小姐敲着桌子炸毛——“你们都走好了!反正只要我哥能来就好!!我就是要等我哥!!等我哥!!”

 

 

识趣的各位开始编造各种神奇的理由,例如“我家那谁打电话来说我家高科技啥的被王八蛋窃取了”“我家那谁发信息说有个智障肥宅要打我”,离开了。

 

你为你的娜塔莎的任性深感胃痛。

 

而且很不幸你忘了带能让你镇静的胃药。

 

好在善良的人还是多的,有人给你递来热水和药瓶。

 

你道了声谢,吃了药,然后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常常为你这么做的波/兰根本不在这儿,你回过头去看这位善良人的本尊——哦,是路德维希先生!

 

你险些叫出来。

 

“德,德/国先生,”你能感觉到这人莫名奇妙地有点兴奋,“您居然没走掉……真是不幸,这场无聊的宴会大概耽误了您不少时间!”

“没什么,”这人说话的时候并不看你,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趴在桌子上开始哭的娜塔莎小姐,你觉得他在幸灾乐祸,“我倒是挺愿意花时间看看别人生日宴上她哥来不了的话她会怎么过……

 

是会哭还是会跟我一样……

 

强颜欢笑……”

 

·

·

·

 

客人走的差不多了。

 

给你使眼色使到眼疼的爱/沙/尼/亚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近乎是气呼呼地冲过来骂你——“你就放任你的心上人这么哭个没完没了?!你还怕害羞怕丢人?!懦夫!人都走光了!你的信呢?给她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我知道俄/罗/斯先生没法来她生日宴,她会很失落,可是……”你看着趴在桌子上哭够了站起来又蹦又跳的娜塔莎小姐有点心疼又头疼,“她这样反应也太过激了!我怎么可能哄得好!”

 

“那你想怎么办?!”拉/脱/维/亚也凑过来了。

 

“当然是等她哭累了睡着了我们把她扶床上去。”你捏了捏在衣兜里藏了一整天的信。

 

“哦——”小个子的拉/脱/维/亚人翻了一个白眼,“你忘了上一次娜塔莎小姐因为自己狠心从俄/罗/斯先生家里搬出来而后悔这事难受去我们那里喝酒哭闹到凌晨四点这件事了吗?拜托,立/陶,熬夜会让我继续变矮的!”

 

“我们不能丢下她不管!”你瞥见娜塔莎小姐冲去了阳台。

 

“不是‘我们’,”爱/沙/尼/亚推了推他的眼镜,“我跟拉/托/维/亚对娜塔莎小姐可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愫,可你,立/陶——想想波/兰的点子!”

 

他狠狠地往前推了你一把,你的腿不受控制地往阳台走。

 

你要环住娜塔莎小姐因为抽泣的肩膀,你要让她把脑袋靠上你的胸膛,然后你要对她说,唉,说什么来着?波/兰昨晚上说什么来着?!

 

哦,你可真是个衰人!鼓足了勇气提着枪上来恶龙谷解救公主,恶龙的洞口都在眼前了结果发现自己枪里忘了装杀伤力惊人的甜蜜炮弹!!

 

你丢了枪,转身想逃。

 

晚了,本就是恶龙的公主就在眼前,她正瞪着哭到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看向你——“怎么是你?我哥哥呢?!”

 

恶龙公主吐着分叉的鲜红舌头问你讨要称她心意的礼物,可你,弃了枪,赤手空拳,一无所有。

 

你要被恶龙公主从窗户里扔出去了!!!

 

————

 

“‘嘿,宝贝,你今天蛮帅的,”

 

公主把龙爪变成纤纤玉手,还抹了把眼泪,

 

“你一定我哥哥派来的天使,”

 

公主扑过来,满身酒气,硬脑袋砸在你胸口。冲击和欣喜一并推你后退半步,你难以置信地僵硬地摸了摸怀里浅金色的长发,不知所措。

 

“天使,今晚,你可以代替我哥哥陪我吗?

 

求你了!!”

 

怀里的脑袋抬起来,因为委屈而撅起来的嘴唇闪着粉色的光彩,上翘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瓷白的脸颊上透着的红晕……

 

她越靠越近,你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

一切都走向顺理成章……

但你为什么是被动的那个?!

 

·

·

·

·

·

 

“波/兰,”头上满是纱布的俄/罗/斯先生躺在病床上,笑容满面又咬牙切齿,“按理说我改感谢你来看我,就算,你是穿着睡衣跟拖鞋从路上随便给我采了一把我他妈都叫不出名字还是双数枝的破花来看我,我都可以感谢你——但是——

你他妈能不能别在我这儿半死不活地趴那里用鼻子哼肖邦的曲子了!!一整天了!我头疼的要炸了!!”

 

·

·

·

 

生日过了n天的娜塔莎小姐终于有心情去拆自己那超大一堆的生日礼物了。她麻木地一个盒子又一个盒子地拆开,看一眼里边精致稀奇却摆明了是满载着客套跟疏离的礼物,再把盒子扣回去。

最后,她拆开一个看起来很别致还扎着很有波/兰特色的粉色蝴蝶结的小盒子——里面是融化到看不出原型的一滩黑巧克力——还有一小块白色的区域——看起来像是个白色的心型。还有一张融进巧克力黏浆里的一张脏兮兮的便条——上面的字歪歪扭扭,模模糊糊,倒也依稀可辨——

 

“他是天使,但不是俄/罗/斯派来的,他追随自己的心而来,那颗心是白色的,纯洁的,虔诚的……”

 

“我当然知道~”娜塔莎小姐从裙子口袋里掏出那天早上压在自己枕头底下的信,信纸底面上印的浅淡小向日葵让她格外喜欢,那份喜欢略略胜过一笔一划写在在这信纸上的扭捏心意……

 

便条最后还有字,只是笔迹格外淡,最为难认,但是娜塔莎小姐还是耐着性子辨认——“跟,波/兰,对他的心,一样……”

 

我的天是安定QQQQQQQ!!!!!!!!!!謝謝神仙太太(擴音器)

我胖虎这一锤下去你可能会死。:

是可以看樱花的季节了——。

下周画配对的清光!

Scamander兄弟骨科這麼香,朋友要不要來一點……


Christmas Ball

*求Newtina小伙伴我想要每天讚嘆兩人的好!!!!!!!!

  皚皚白雪自倫敦街道上空飄落,教會合唱團的小孩子們穿著純白長袍,捧著詩歌本在雪中合唱聖誕歌,年輕男女有說有笑地步過節日氣氛滿載的街。灰色基調的建築物覆蓋上一層蓬鬆的白,檞寄生的綠與紅被白雪襯托得更加顯眼,在這些門口掛著花圈的平凡的住家中,有一間是……

  「小皮,不要玩紐扣。」紐特.斯卡曼德,魔法生物研究學家,正在制止一隻纖細的小樹精扯掉西裝上的紐扣,他才剛補好沒幾天。

  「開心果,過來,送你一個好東西!」見到開心果又在啃金屬物品,紐特以純熟的手法轉移牠的注意力,他一喚,名叫開心果的玻璃獸便放開牠手上壞掉的舊門把,飛快奔向紐特,一躍跳上他寬大的手掌,爪子在空中亂揮,看來是很期待自己那份閃亮亮的聖誕禮物,牠的兄弟姐妹也一起跑過來,紐特不禁露出寵溺的笑容。

  「好乖好乖……你們都有一份……等等!南瓜!你跑過頭了!」當大家都跑向紐特時,只有南瓜直直奔向紐特家大門煥然一新的金色門把,紐特急忙放下手上的開心果,一路跌跌撞撞地想抓起已經跳上門把的牠,但一切都太遲了。

  南瓜掛在門把上,眼神無助地投向紐特,木門上的鎖被牠的重量解開,緩緩打開的門外傳來女性的驚呼。

  紐特猛然抬頭,映入眼簾的人正是之前美國行一個很照顧他的正氣師,緹娜.金斯坦。

  「緹娜!妳怎麼在這裡……?」久久沒有見到的女孩此時出現在家門前,他的雀躍難以言表,可能是因為心底那份逐漸深厚的感情吧,但他不知道那叫什麼。

  「……也好,這樣省得我挨家挨戶打聽你的住處,聖誕快樂。」緹娜沒有回答他的問題逕自碎唸,將手上的卡片與紙袋塞進他懷裡,信封袋與牛皮紙袋的邊上還留著被攥緊過的皺褶。

  紐特看著好似欲言又止的緹娜轉身離開,突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

  「呃,不介意的話,進來喝杯熱巧克力……?」紐特為自己表達能力的拙劣感到挫折,他知道他該說些什麼,但開口時,排列好的文字卻又消失得一乾二淨。

  兩人微弱的呼吸聲被飄過的雪花吸收了少許,過了幾秒鐘後,緹娜答:

  「麻煩你了,斯卡曼德先生。」

紐特的日文配音員是宮野真守

紐特的日文配音員是宮野真守

紐特的日文配音員是宮野真守


全世界都在與我作對

最近身體狀況不太好_(:3」ㄥ)_

又有journal要交了好煩好累不想上學